鸡年大吉



2016感谢有你和你们
2017会更好

【东凯】日常系列02


日常系列02

- 勿扰真人,圈地自萌,不撕不约 -

- warning:训诫 -

“师哥!”

靳东醒来的时候王凯已经买好早饭捧着笔电绕沙发转了好多个圈,拖鞋啪嗒啪嗒落在木质地板的动静欢快雀跃,小孩儿看他哥一脸惺忪凑上去小心翼翼:“不好意思啊,吵醒啦?”

“在看什么?”

王凯把电脑转过去指给他师哥看:“剧本。”

“什么角色?”

“这个,多面间谍,明诚。”

《伪装者》是自家剧,开机仪式简单不客套,收拾了东西下午就开拍,王凯和胡歌两个脑袋凑在一起嘀嘀咕咕,李雪亲自过来提溜人,一人脑袋瓜上一个暴栗:“快点,一会你们大哥该骂人了啊。”

胡歌夸张的诶哟哟嚎几声,拍拍屁股站起来,身后被王凯拉住,那人凑到他脑袋边歪歪头:“师哥真...

【东凯】日常系列01



日常系列01

- 勿扰真人,圈地自萌,不撕不约 -

长腿迈出去一步就半米多,又伸着手去抓,只碰到皮衣一角的扣袢儿,还是让他跑走了。

青年一边扭着脖子一边往前蹦跶,跨过李雪和侯鸿亮凑在一起的脑袋,拽了一把和刘敏涛聊得火热的胡歌,回过头看他师哥无奈的样子,龇着牙笑。靳东索性坐回去,隔空冲那只小狮子虚点几下,招来那人装模作样的缩缩脖子眨眨眼。

《琅琊榜》杀青后他们第一次出来聚餐,李雪和侯鸿亮几乎通知到所有演员,一呼百应,人来的齐刷刷。

“东子—”侯鸿亮举着酒杯换过来坐到他身边空出来的位置上,面前搁着一碗飘着青葱的白粥,腾腾冒着气儿。他翻了个大大白眼,眼神追过去看到角落里王凯被王鸥几个人爱闹的围在中间,他今天穿...

【楼诚】故事集系列28

圈地自萌,不撕不约

=============

28


反复了很多次,直到后来明诚的动作越来越迟缓,像是陷入冬眠的动物几乎要丧失意志,佝偻如年迈老者,年轻漂亮的身体浑身结着肌肉硬块。


咔吱咔吱——


关节都要坏死一样。


高烧的温度终于降下来。明诚是靠着温度计显示的数字确认的,他自己浑身上下丝毫没有温度,摸到什么都觉得滚烫。


那个被明诚请回来的法国医生,看到浴缸里的水和浑身裹着厚厚棉衣依旧嘴巴打结说不出利索句子的明诚后,脸上的表情堪称精彩。明诚没什么心思应付她的好奇心,只是央着他快些给明楼治病。


明楼是高热引起的昏迷,温度下去后人很快清醒,药用的得当,不出半天...

【楼诚】短篇小故事(训诫)

楼诚训诫预警


=========



她双名上春下桂,姓良,熟络后唤一声桂姨。



推门而入惊起一家人是年三十的傍晚,年夜饭才吃好,电视里联欢晚会的开场曲目跟着就响起。



明诚甩了手上的水珠从厨房出来,做哥哥的帮小保姆阿香将碗碟收拾进厨房,闹腾的小少爷就缠着他坐到了钢琴前。看到大哥明楼已负手而立在黑色的钢琴旁边等他,十七岁的少年眉眼都弯出弧度,心底咕哝冒了个泡泡,脚下几步路都端得欢快雀跃。



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伏在黑白键上蓄势——



第一个和弦伴着推门声戛然而止。



冒着火气的小家伙梗着脖子在书房吼:“反正我是捡来的野孩...

【楼诚】故事集系列27

圈地自萌,不撕不约

============

27


明楼是见过明诚流泪次数最多的人,但他告诉明镜,求婚那一夜,他看着他的小孩子一汪泉涌的眸子,哭得抽噎动情,丝毫没有哄劝之意。


他知道明诚有太多的委屈和压抑。


“大姐,我甚至觉得后怕,一日都等不得——”明镜怎会不晓得,一向运筹帷幄的弟弟,这大概是他一生中唯一一件没有计划筹谋好的突发事件,因为彼时明诚的状态让他由不得多做思考。好在他们本就是注定要交融一生的命运,无为早晚,不论时空。


举家迁居巴黎的计划因明诚的突然离开而被迫提前。好在之前一直在有计划的筹备,明诚做事又周全妥帖,个人财产上没有问题,商号的材料和文书又都已转移...

【楼诚】故事集系列26

圈地自萌,不撕不约

============

26


明镜并不喜欢那条街,路灯不够亮,阴冷潮腻,狭窄湿滑,还有不知什么生物的呜咽叫声让人心颤。她不觉得这一行会有收获,如果不是明楼紧紧握着她的手,甚至捏痛了她的骨节,定是要劝他换个地方再找的。


但推开门的一瞬明镜释然了,一定是这里,即便她从未来过。这柔和的暖黄色灯光,那带着温度和情谊的陈设甚至让她眼眶一热,竟是和明楼的书房一模一样的布局摆件,连书架上的原版书都一本不差。


明诚大约是买了东西刚进门,正在厨房倒腾,叮呤咣当的。他听到门开的声音只是在想:该死,怎么又忘了锁门。


明楼鼻翼微撑,提一口气,僵挺绷直着身体,耳朵里传来...

【楼诚】故事集系列25

圈地自萌,不撕不约

============

25


绿草青青,茶香四溢。


透过阳光,格子窗里能隐约看到另外两个弟弟玩闹的身影,一闪而过又蹦跳着不见了。明镜虚指着远远的方向似是嗔怪似是无奈:“还是怪你这个做哥哥的,不肯教他们些好的。”


明楼对着自家姐姐难得辩驳一回:“大姐,我也是被算计的那个好伐?”加了料的红酒和姜茶,明诚在那一夜甚至来不及收拾残局,落荒而逃一般。


姐弟俩相视一笑,明楼又接着:“我不晓得他胆子那样大。”


这下明镜可不买这个人的账了,点着他脑门:“你做哥哥的,要懂得让着弟弟晓得吧。”明楼乐得顺着姐姐的意思:“我自是让着他。”让得这小家伙现在无法无天...

【楼诚】故事集系列24

圈地自萌,不撕不约

============

24


“巴黎,当真不是一个适合斩断情殇的地方。”对汪曼春来说。


那时候的明诚,真真被明楼教养成坚毅阳光的少年郎,向阳时浑身都像是要发光,毛茸茸的。线条尚稚嫩柔软的小脸藏不住任何情绪,开心高兴委屈怨怼都写得明白,一汪眼波眨巴眨巴清澈见底。就是这般,在汪曼春一封一封胭脂染纸的跨洋信件下,学会了面不改色给大哥抵去拆信的剪刀。


“小时候大哥为了鼓励我,总夸我学东西学得快。我自是不敢辜负他的期盼,但那一次我意识到,怕是学会了不得了的事情——”想起明楼揉着他头发笑得温暖和煦的样子,明诚眼睛里闪着熠熠光彩。


那天晚上,明楼当着明诚的面...

【楼诚】故事集系列23

圈地自萌,不撕不约

============

23


“大姐,夜寒深重,批件衣服吧。”


明镜看了看跪在她脚边的人,那人抬头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如往常一般。


明诚去拉明镜的手,明镜没有躲,也没有动。这样不拒绝的姿态足够明诚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些。他拉着姐姐的手,轻轻往面颊上贴了贴。明镜被他从未有的亲昵动作弄得一僵,明诚蹭了蹭,冰冰凉的脸颊贴着她手心,像是雏鸟不舍离开安暖巢穴的依赖。他复跪起来的时候,明镜手心里还有他睫毛扫过的痒,攥不住,也就捕不到他睫毛阴影投掷下的拳拳珍重和近乎决绝的神色。


“大姐,您还记得嘛?我刚来的时候,一直不敢叫大哥大姐的。每次我一喊大少爷,大小姐,...

【楼诚】故事集系列22

圈地自萌,不撕不约

============

22


明楼一直说明诚小时候乖巧得不像话,像是牵线木偶,太听话了。长大些后虽然比小时候胆子大了,但是对于大姐明镜的话像来言听计从到他这个做大哥的都有些吃味,所以当明镜命令他们今天晚上分开睡,而他听见门锁悉悉索索的声响时,可以说是震惊的。


自然两个人没有一个人能在这样的夜晚睡着,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完全朝着不可思议的方向发展而去,明诚只裹了一件睡袍,在黑暗中摸索上床,明楼伸手去捞他才发现那小孩子里面竟然什么都没穿,明诚嘴里含了一口酒,红酒被他口腔的温度暖得变了味道。


明楼几乎是被迫得由着明诚撬开嘴把那口酒渡过来,合着变了异的味道,明...

【楼诚】故事集系列21

圈地自萌,不撕不约

============

21


开门的时候明诚抽出了被明楼一路握在手心里的手腕,明楼回头看他,明诚躲开眼神笑嘻嘻:“麻啦。”


难得聚在一起的亲人自然有说不完的话,直到饭菜都上桌,围坐在一起的一家人都有些难掩的动容,那是久念家乡的味道。饭后于曼丽去哄小娃娃睡觉,明台拉着阿诚去研究不知道什么新鲜玩意儿,一时就剩下明楼陪着明镜在小院子里支一张茶桌。明镜伸手去拉明楼的手掌,一向果敢英明的明家大姐难得一见的欲言又止:“弟弟啊——”


明楼抬头,阳光映进眼睛里分辨不出情绪。


“阿诚他——”


“大姐。”做弟弟的用力回握了一下那纤细柔软的手指,有些黯哑的声音...

【楼诚】故事集系列20

圈地自萌,不撕不约


============


20



明台家孩子一岁的时候,曾到过一趟法国。



明家当家人明镜因幼弟的突然抵法第一次登门明楼和明诚在巴黎的家。这个小家因为‘当家的’和‘小不点’一家的甜蜜亲热显得有些格外拥挤。



明诚在明镜到的前一天搬出去住了,靠近湖边的学生公寓,条件不差,下雨的时候湿冷得厉害而已,偏这年的巴黎初秋,阴雨不断。



这个周末明楼一早来学校堵没课的明诚,那个小孩子一脸惺忪给大哥开门。圣诞假期,宿舍里四个床铺空了三个,独剩明诚计划着囫囵睡到日上三竿,明楼捏着他冰凉的耳尖笑。明诚凑过去在空无一人的宿舍大胆向哥哥...

【楼诚】故事集系列19(楼诚训诫预警)

圈地自萌,不撕不约

============

19


明楼伸出舌头卷走了小家伙嘴边的米粒,阿诚“蹭”就闹了个大红脸,扭头去看大哥的眼睛,正好撞进那汪来不及收回自责的疼惜眼波里。阿诚那股不好受的心情又涌上来。


他想起自己小时候被明家收养,大姐明镜曾说过他们明家到底有用人不察的责任在,才让小小的孩子在眼皮下遭受了那么些苦楚而不知。那时候明楼牵着他的手,柔柔的声音安慰他,告诉他以前是哥哥没保护好你,从今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


小阿诚就想,怎么会有人怪大少爷和大小姐呢,他们明明是那么好,那么好的人。所以当他看见明楼眼睛里的自责时,心底的酸涩一股脑涌到眼睛里,已经快忘记如何哭的他竟...

【楼诚】故事集系列18(楼诚训诫预警)

圈地自萌,不撕不约

============

18


“嗯——啊那——”


“什么?”


缩在被子里的阿诚咕哝了一下,明楼扯了扯被子边让那颗脑袋蹭出来:“憋坏了。”


明诚眯着眼在床上蹭蹭,床单是明楼买的,有阿诚喜欢的淡蓝色底纹。他把自己牢牢贴紧进明楼怀里,像是特别紧张得要做什么大事一样。做哥哥的那个任凭小孩子滚在怀里撒娇。自从晚上关了灯爬上床,这小家伙就没安安稳稳睡觉的打算。


明诚用手指一下一下划拉着明楼胸口的位置,好一会才开口:“大哥。”


“嗯?”懒洋洋的声音,他等小家伙开口好久了。


“大哥,你还生气吗?”


沉默,明诚吐了吐舌头,知道问了傻话,又...

【楼诚】故事集系列17(楼诚训诫预警)

圈地自萌,不撕不约

============

17


明楼对于明台在隔天的餐桌上控诉只看到栗子皮没看到栗子瓤的抱怨充耳不闻,倒是昨天夜里窝在床上吃栗子吃得开心的小松鼠被念叨得不好意思,答应明台给他买生栗子做栗子糕吃。


明诚在巴黎攻读一个艺术专业的博士学位,大约是因为在学校读书的原因,又加之明楼在这所学校任职,两个人好像找到了很多年前在巴黎的日子,一个是学生一个是教授。


做学生的那个性格里柔软细腻的一面在和明楼单独生活后更好体现出来,在这个只有两个人的家里,明诚操心着家里上上下下所有的事,上到家装设计下到生活琐事,柴米油盐,锅碗瓢盆,只到了关于明诚自己的事情时一句插不上嘴,由...

【楼诚】故事集系列16(楼诚训诫预警)

圈地自萌,不撕不约

============

16


明诚很意外,小少爷一家的到来居然并没有对几个人的日常生活上带来太大的改变。他在一节艺术史课后在校园的湖边逮到偷懒晒太阳的明大教授,把这个想法告诉了他。明楼宠溺揉揉他脑袋,只说让他等大姐回来再下结论,阿诚心想也对,大姐不在家,小少爷倒是真的很少作妖的。


这天下午两个人都没事儿,想着家里的小祖宗这几天一直抱怨没人陪便一道早些回了家。屋里很清静,于曼丽带着自家孩子去见了几个以前的朋友,明台在这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再一次被嫌弃在家百无聊赖。


这是明楼和明诚两个人在学校附近买的房子,二层的小洋房,主卧里住着两个人,其他房间平时都空着,...

【楼诚】故事集系列15

圈地自萌,不撕不约

============

15


这是明台去北平后,他和明楼带着大姐到巴黎的第三个秋天了。去年明台由于国内局势,在于曼丽的劝说下也离开了祖国。明楼和明诚到火车站去接小弟,那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在腾腾白雾里和他们面对,场景像极了几年前分别的那个车站。


明诚被明楼牵在手里的指关节动了一下,明楼察觉他心思,只是紧了紧揽他肩膀的手臂,明诚回以一个笑容,继而就被蹦蹦跳跳的小少爷一把扑进了怀里。


明诚伸开手臂抱紧了明台,看见自己背后明楼一边笑斥明台多大了还跟个孩子似得,一边和于曼丽打了招呼,逗弄着他怀里三岁的小娃娃。


明台一边和大哥斗嘴一边抱怨大姐没有来接他,明...

【楼诚】故事集系列14(楼诚训诫预警)

圈地自萌,不撕不约

============

14


小阿诚喜欢每天傍晚的时光,因为那时候明楼会在家,在书房里抱着自己问话,问他有没有吃好饭,有没有睡午觉,有没有和明台玩儿。阿诚身子瘦屁股尖,坐在明楼腿上不一会骨头就硌得明大少爷腿麻,但他怕一动阿诚就会像炸毛的小猫一样跳下去,索性忍着酥酥麻麻的感觉。


倒是小阿诚玲珑心,看透了明楼的忍耐,一面自责自己一面跪下身子要帮明楼按摩,这一下可着实惹恼了明大少爷,阿诚甫一屈膝,明楼就撤回了自己的腿,冷眼看着阿诚半跪不跪的偎在地上。


小阿诚抬头对上他眼神,被他严肃的神情吓得更加不敢乱动,干脆两只膝盖并拢乖乖跪好,明楼看他一副畏缩顺从,认骂...

【楼诚】故事集系列13

圈地自萌,不撕不约

============

13


十九岁的明楼下定过决心,他要阿诚健康快乐的长大,最近的目标也要长成一个挺拔开朗的小孩子,可是自他听过阿诚给他讲的木匣子的故事后,便更加知晓这条路并不如他当初怒吼桂姨时那般轻而易举。


这个小孩子还有多少事情是埋在心底,在他实再忍不住的时候才会开口诉说。但明楼知道,他家的小阿诚偏偏有着超出常人的忍耐力。


已经上了大学的明楼却并没有住在学校,秉性里的少爷脾气在阿诚的到来后渐渐淡化收敛着,他自知担负着一个养孩子的重任,一言一行中会下意识得克制很多,他是一向不需要明镜多操心的弟弟,自此又更加约束自我,连明镜有霎时间都会觉得他的这个...

【楼诚】故事集系列12

圈地自萌,不撕不约

============

12


自然没有找到木匣子的下落。


桂姨把阿诚带回家连打带骂,就是不相信阿诚所说的并没有看到木匣子的说法,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看到阿诚偷了玩具,只认准了这一错处丢尽了她的面子,对那个坚决不肯认错的孩子疯狂打骂。


小阿诚从书柜里把那个匣子抱出来,其实当年的他并不记得那个玩具到底长成什么样子,只是现在看见这一只花纹繁琐而好看的匣子就觉得一定是那只当年让他受了不少苦的罪魁祸首。


明楼进门来的时候看到小阿诚抱着那只匣子坐在沙发上研究得正入神,连他推门的声音都没听到,明楼笑了笑走到沙发边:“喜欢这个?”


小阿诚给他吓了一跳...

【楼诚】故事集系列11

圈地自萌,不撕不约

============

11


桂姨把他拽到跟前用身子挡着在胳膊上狠狠拧了一下,阿诚胳膊上本就没什么肉,这一下几乎是揪起一层皮,疼得他就要惊叫出声,桂姨警示瞪他一眼,转身拖着他就往屋里走。阿诚默默忍了下去,他还在疑惑现在妈妈打骂她已经不用避讳外人了吗?只听桂姨压低声音“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阿诚忙着一头雾水,没看见明镜和阿香此时也站在屋门口,桂姨扯着他到了大厅,把他推到明镜面前,立马换上一副愧疚不已又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大小姐,实在对不起,我家阿诚还小,不懂事——”


明镜看着被推到跟前的阿诚,脸上说不清一副什么表情,阿诚就这么被几个人围着站在中间,妈...

【楼诚】故事集系列10

圈地自萌,不撕不约

============

10


这日下午,两人刚从76号处回来就听到秘书处闹作一团,明楼舒展了背脊倚在办公椅上看着阿城站在门口训斥犯了错的秘书处成员,突然就在这个需要时刻戒备紧张的环境中露出一个真切的笑容,那眼神的末端毫无掩饰的黏在门口那个身影上。


他想起彼时年纪尚幼的小孩子紧张而局促的站在自己面前,低着头捏着衣角认错的样子,脖颈因为羞愧弯下去一个好看的弧度,背脊却和现在一般无二,挺直拔地而立。


明家于明诚的知遇之恩,明楼和明镜从不当做需要回报的付出。明诚自己不仅时刻记挂在心,甚至一度成了强压背负的责任和使命。


那是明台来到家里的第一年,小娃娃白...

【楼诚】故事集系列09

圈地自萌,不撕不约

============


09


明楼收回思绪,看着如今已经长成挺拔青年的小孩子,以爱人的身份窝在自己怀里睡得一脸坦诚毫无防备,明楼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心底要被这个小孩子的眉目填满,想起小时候那次阿诚哭得伤心动情,明楼也不劝慰,由着那小人儿在怀里一颤一颤,只是圈紧了手臂,无论阿诚怎么伤心欲绝,拒绝推诿,他再也不会松开了。


这一圈就到了现在,这一圈大概就要一辈子。


那天两人平复情绪后,明楼本准备非常严肃的和阿诚谈话,但是对上那小家伙哭得通红的一双雾蒙蒙的大眼睛,就说不出一句重话了,阿诚哭得眼睛肿,鼻头红,拽着明楼衣袖抽抽噎噎的叫哥哥,明楼应一声,他还是...

【楼诚】故事集系列08(楼诚训诫预警)

圈地自萌,不撕不约

============

08


阿诚赤裸着下半身趴在那里,身后挺巧的小臀不知是疼得还是怕得,一抖一抖的颤栗,明楼的声音像是此刻唯一一根救命稻草,但偏偏那么远,那么远,让他抓不到。


“叫我什么?”


最后一层防备已经摇摇欲坠,他能清晰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能感觉到赤裸的肌肤暴露在大哥的视线下,最羞耻最难堪的一面让他看着,被那个明明最怕他失望最怕他瞧不起自己的人看着,明诚不知死活再一次低呼出声:“大少爷——”


他像是濒死的鱼,如果明楼再逼就要全盘崩溃,就要妥协。但是如果他放弃了,连自己也会嫌弃自己,何况明楼。阿诚无助的在自己的世界里兜兜转转,明楼却在听到他...

【楼诚】故事集系列07(楼诚训诫预警)

圈地自萌,不撕不约

============


07


明楼听他在极度惊惧中下意识叫的这一声大哥,心里一下就软得不得了,恨不能把他死死抱进怀里。但是开口确是毫不留情:“去床上趴好。”


阿诚哪里还能动弹,整个人吓得呆愣在原地,原本想说的话也忘得一干二净,只剩一双惊恐的大眼睛看着明楼手里的刑具。他见过明楼生气时追着明台扬言要揍他的时候,也见过明镜嗔怒威胁明楼要把他拉进小祠堂挨马鞭的时候。


但他万万想不到,今天是明楼拿着刑具要打他。


明楼看着阿城瞬间阴郁起来的眸子怎会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逃离了桂姨的魔障,明楼是用了多长时间才让阿诚相信,这个世界不会再有人欺负他折辱他,...

【楼诚】故事集系列06(楼诚训诫预警)

圈地自萌,不撕不约

============

06


桂姨骂得急时抄起一截不知什么材质的棍子往他身上疯狂招呼,一下打在后脖颈,阿诚匍匐扑倒,耳朵蹭着地板划出一道血痕,阿诚歪歪头,用脑门抵着地板,他想找点东西靠着,即便是冰凉的地板,好像明楼的手盖在他头上的感觉一样,轻轻压着他的头发,阿诚瞪着眼睛,在地上蹭了一蹭,又蹭了一蹭,突然就笑了。


阿诚等着明楼走到身边,然后是熟悉温热的触感从头顶传来。“大少爷。”阿诚叫了一声。


明楼的手臂僵在那里停住,看着阿城仰头望向自己的眼神,明明那么清澈干净,他却什么都看不懂了。阿诚向后退了一小步,对着明楼的方向屈膝,跪下。


明楼看着阿诚的动...

【楼诚】故事集系列05

圈地自萌,不撕不约


============


05


明楼到底不放心阿诚的身体,留下苏医生仔仔细细检查一遍,好在大部分都是皮外伤,只有左脚腕有些轻微扭伤,需要卧床休养,但即便这样也叫明镜心疼不已,她和明楼俩人寸步不离的守着阿诚。



倒是阿诚怪不好意思,躺在明楼的床上把全身盖得严实,只留一双眼睛忽闪忽闪冲着大姐:“大姐我没事,睡一觉就好,大姐也早些休息吧。”



明楼也劝明镜回去休息,这鸡飞狗跳了几日的明公馆人今晚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明楼送明镜出门,回来的时候阿诚还没有睡着,裹着被子在揪枕巾玩儿,见他进屋主动叫了一声:“大哥。”



明楼此时听到这...

【楼诚】故事集系列04

圈地自萌,不撕不约

============

04

但是当这天桂姨从外面买了黄面馒头回来的时候,原本蜷缩在地上小小一团的人影早就不见了。


第二次,阿诚第二次逃走了。


桂姨临时找的这间小屋离明公馆其实并不远,阿诚认得路,明楼曾经带他走过明宅附近所有的大路小路,然后领着他的手一步步寻着再走回家,到家门口时笑着告诉他:“这是回家的路,阿诚要记得。”


阿诚记得清楚,回家的路。


但是这一次他并没有马上回去,而是沿着河边朝一个明家后面一个并不起眼的小公园走去,这是阿诚和明楼的秘密基地,有时候明楼被明台吵得头大,或是课业压力太大的时候,就会带阿诚来这里,两个人什么也不做也不说话...

【楼诚】故事集系列03

圈地自萌,不撕不约

============

03

桂姨掳走阿诚后有些着慌,虽然他仍然羸弱瘦小,却让明楼养得结实些许,力气也要更接近一个十岁孩子该有的水平,挣扎凶猛叫她控制不住。情急之下怕阿诚叫嚷声引来路人驻足,顺手抄起一条木棍重击在他后脑上,也不知一个妇人怎样在瞬间爆发出那样力量,一下将那孩子生生击晕。


阿诚从昏迷中醒来已过几小时,睁开眼便是黑灰的墙壁和简陋的桌椅板凳,继而看到桂姨那张面孔时,竟惊出一声嗤笑。


阿诚几乎是被桂姨温柔的目光和怀抱吓得不能动弹,桂姨蹲跪在他面前,干燥粗糙的脸上满是泪痕,他解开了捆绑阿城的绳子和布袋,热切的捧着低垂的小脑袋,像是乞求又像是哀鸣,阿诚...

今天的大哥和他的小阿诚虐狗了吗